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《夫妻那些事》我真实生活的写照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4:42:24  

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最近电视上正在放由陈数和黄磊主演的电视剧《夫妻那些事》,听说收视很高,我也看了,刚开始两个很甜蜜,很恩爱,后来由于孩子的原因,两个人都变得很敏感,生活也开始压抑了起来,对于女主林君的情绪和情感,我感同身受,看着他们的喜怒哀乐,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。

  我和老公阿程认识于08年,认识的方式是最土的相亲,那年我20岁,最美的年纪。当时我在广东的一家花店工作,07年年底的时候我回家过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碰到了我爸爸的一个朋友,得知我没有男朋友,便热情的说,要给我介绍一个,还说他说成了好多的亲事,我当时只当是客气,也没放在心上。

  阴历19的那天,下了好大的雪,上午十点多了我还在床上睡觉,爹妈看叫不起我,就去邻居家玩了,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,听到有人喊门,我起来一看,是爸爸的那个朋友,我应该叫大爷的,我说大爷来有事啊,大爷拍着帽子上厚厚的雪笑道,这闺女,忘记了,大爷说要给你介绍男朋友的,你爹妈呢,快把他们叫回来。我脸红起来,大爷您还当真了,我这就去叫。

  那天大爷在我家喝了很多酒,走的时候都摇摇晃晃的,还不忘嘱咐我,21的去见见那男孩,我答应了。

  其实那时候我也谈过恋爱,是网恋,他叫阿军,是一家工厂的主管,在网上聊了快一年了,就在我想着应该和他见面谈结婚的事的时候,一个女人在我的空间里对我破口大骂,说我勾引他老公,说我是小三,我很奇怪,我说你老公谁啊,那女人说,你还装蒜,你和他的聊天记录我都保存下来了,你自己看看吧!我一看全是我和阿军的聊天记录,我全明白了。我当时都觉得天都快塌了,虽然我们没见过面,但是我已经把他当成我的未来了,我甚至都和我爹妈说过他,还和我妈讨论,将来见面的时候在哪里吃饭。梦总是这么容易的就碎了,没有向他确认,我把他拉进了黑名单。

  现在想想都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幼稚的可笑,一个都不曾谋面的人,就那么轻易的就把心给了他。

 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恋爱,甚至我都不知道应不应该叫做恋爱,因为里面包含了太多的欺骗,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也像我一样付出过感情。

  有点扯远了,理理思绪,继续。

  二十一那天,一大早就被爸妈叫起来了,叫我打扮打扮,我没正经的笑,打扮什么啊,你闺女天生丽质难自弃,保准迷倒他。妈妈说我,这哪像个要结婚的样啊,整个一孩子。。

  说真的那天真的没怎么打扮,一件短款的羽绒服,一条小脚牛仔裤,一双高跟鞋,长发随意的束在耳后,没化任何的妆。我不是不看重这次约会,我只是想以最真实的样子去见面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阿程,个子不高,175左右,眼睛不大,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,他穿着一件驼色的棉服,不胖不瘦,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弄,给人一种不羁的感觉,外形还不错,我在心里打着分。我们边走边聊,说是聊其实是他说的比较多点,我大多数是在听。

  记忆中那天很冷,但是听他说话很开心,很温暖。他说他爸爸05年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,那时候唯一的妹妹才一岁多,那年他在外面打工,甚至都没有见到爸爸最后一面。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突然对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多了一份疼惜,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懂事的孩子。反正我们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,吃过午饭走的时候他要了我的电话号码。

  就那样,我们就算定下来了,没有玫瑰花,没有巧克力,但我却觉得很踏实。我想这也许就是我想要的真实和平淡吧。

  那一年的大年三十我是在他家过的,我想着他没有爸爸,过年一定很孤单,我去了应该会热闹一点,所以他按习俗二十九的来接我,我便去了。

  那是第一次去他家,真的是除了房子什么都没有,他的房间只有一张床,说话都有回音的,他笑着像我解释,因为这些年他和妈妈在外打工一直没在家,所以家里什么都没有,我笑了笑没说话,心里却酸酸的。

  那天晚上,我睡在他的床上,他睡在外头的椅子上,看着他倦缩着腿抱着被子瑟瑟发抖,我说你来睡床吧,我去和你妈睡,他笑了笑说,没事,我妹睡觉不老实,你和她们睡睡不好的。快睡吧。

  其实那天我一夜无眠,想了很多,想着我和阿程之间有没有爱,为什么我和他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,我们真的可以一直走下去吗?

  第二天,大年三十,晚上他妈妈告诉我,说阿程的爷爷因为要睡在老家的房子里守岁,他奶奶一个人睡在家里害怕,她要去陪她奶奶,要我们俩个在家里。我有点迟疑,说要不我去陪奶奶吧,她妈妈说不用了,老人家那你去了不习惯,你就在家吧。我答应了。

  刚开始我们一直在看晚会,其实谁也没有真正的看下去,你想,两个成年人,单独在一起,谁不起点小心思呢,后来,他问我困不困,我说没事,他说那你坐床上看吧,有点冷,我点了点头。

  就这样看到十点多,他说他有点冻脚,问我可不可以也坐在床上看,我说这不好吧,要不你去睡吧。他说他不困,想等着本山大叔的小品看。只是有点冷,想暖下脚,不会做什么的,我没好说什么,他看我没说话就上来了。

  刚开始他还蛮老实的,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,他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,我一下心跳的厉害,隐隐约约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,但我没有拒绝他,因为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,我甚至还有点期待。

  得到了我的默认,他更加的大胆了,他的手顺着我的胳膊,慢慢的攀上了我的脖子,他的嘴也不老实了,他轻轻的对我的耳朵吹着气,我感觉我的心似乎都要跳出来了,我开始有点发抖,我闻到了属于男人的味道,那味道让我迷醉。。

  他轻轻的喊着我的小名,温柔的说,给我可以吗?我用那仅存的理智推开他,说不行的,我来的时候我妈交代我了,不让我和你睡在一起。

  他伸出手,刮了刮我的鼻子,笑道:真是个傻瓜。咱妈又看不到,她老人家怎么会知道呢?

  说着那些话的时候,他的手已经覆到了我的胸上,那种麻麻的感觉让我失去了所有的理智,我没有再说话,他仿佛得了圣旨般,轻轻的解开我系在腰间的带子,他像剥棕子般,温柔的褪去我的睡衣,内衣,不一会,我就像婴儿般展现在他的面前。

  此时我已经听不到电视里在放些什么了,我只听得到彼此沉重的呼吸,我开始出汗。。。我感觉我浑身都绷的紧紧的,像个吹大的气球,仿佛随时都会炸开。又像是煮沸的水,冒着欲望的泡泡。。。

  他开始疯狂的吻我,他的吻像雨点般砸在我的脖子上,胸前那两朵蓓蕾上,还有那平滑的小腹上。。。我像是刚出炉的饼干,连发丝都是酥的,那种感觉真的可以让人疯狂。。。

  就在我沉迷在这种湿润的感觉的时候,我突然感觉到下身撕裂般的疼痛,我一下子喊了出来。虽然早就知道第一次会疼,但没想到会如此的疼,一下子所有的欲望都没有了,我用力的想推开他,但他仿佛变了个人,他的脸甚至有点狰狞,我开始打他,边打边喊疼,他终于轻了下来,紧紧的抱着我说,宝贝,我爱你,我轻点。。。

  大年三十,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我从女孩蜕变成女人,粉色的床单上绽放出动人的鲜花。

  事后,我没有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哭闹,也没有打他骂他,因为这事是你情我愿的,我只是跟他说,求求你,抱紧我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更加用力的把我搂在怀里。

  这一夜我们折腾了一夜,我从开始的疼痛,转化为后来的享受,直到天色渐渐变亮,我们才疲倦的睡去。

  他妈妈很聪明,直到中午才打电话叫我们去他奶奶家吃饭,后来我曾不止一次的问他,你妈妈是不是故意这么安排的?他狡黠的吓眨着眼睛,极力的否认,我假装生气的说,你妈妈真狡猾。

  现在回忆起来,感觉我们在一起的这几年里,唯有那几天像是在恋爱,其他的时间我们更像是亲人,两个人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好像我们上辈子就是夫妻,甚至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我们会异口同声的说,这件事我做过。

  年很快就过去了,在征得双方父母的同意下,我们一起到上海打工,由于我们的学历都不高,他应聘了一家工厂做过胶机长,我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,我们还在外面租了一居室过起了同居的生活。我们每天下了班就一起买菜做饭,一起看碟,然后就疯狂的做爱,那时候的我们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,日子过的充实又幸福。

  现在我还偶尔会怀念那段日子,每天他下班回家,手里总会拿着好吃的小零食给我,有时候是一份寿司,有时候是几串烧烤,有时候甚至只是一个菠萝,都能让我幸福的感叹,老公你是不是想把我喂成猪啊?他会笑着看我狼吞虎咽的吃完,迷着双眼说,你本来就是猪婆啊!气的我直瞪眼。

  有时候 阿程更像个大小孩,无论是去朋友家聚会,还是去逛街,都非要我去,我若是不去,他也不去,他其实是个比较爱热闹的人,喜欢和朋友聚聚会吹吹牛,而我是个比较宅的女孩,宅到什么程度呢?除了买东西,基本是不出房门的,阿程为了陪我,也很少出门了,当然有时候我也会陪他去朋友家坐坐,但也是屈指可数的几次。

  在性的这方面我们还是比较和谐的,他是属于精神极其旺盛型的,有时候早上起床,我刚穿好的衣服,只要他兴致来了,非要做了才让去上班,要不他会一天都想着这事,我常常笑他,就这点出息啊!他边揉着我的乳房边淫笑道:不把我喂饱你放心吗?

  有时候我也会八卦的问他,你爱爱的技术那么熟练,找过多少个女孩练过,从实招来!他会掰着手指头数半天,最后说,我实在数不过来啊!我装做生气了,他立马腆着脸笑起来,我只有你一个,那些东西我都是从黄色录像上学的。骗你是汪汪。。。。看把我逗笑了他才罢休。

  那时候我从来没想过为什么我们同居了好几个月了,我却没有怀孕,因为都还是大小孩,也不知道避孕,直到有一天,他妈妈打电话给他,问我有没有怀孕,我才突然想起,是啊,为什么几个月我都没有怀孕呢?他妈妈建议我们去医院做个检查,看看两个人有没有什么问题,我当时就懵了,心想我不会真有问题吧?怎么办啊!阿程点了点我的额头,说道:傻瓜,也许是时间太短啊,你要是实在担心我们去医院看看好了,别想那么多了,开心点。。

  想了很久,终于决定去医院,我至今仍记得那天的感受,天热的吓人,我和老公并排走着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都心事重重的,但他一直都牵着我的手,我都能感觉到汗水的味道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去看妇科,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医生,她问清我们来的目地后,说,你们的情况目前还不能确定,一般情况下,在一起两年不避孕才算是不孕,不过,你们来都来了,我就给你们做了妇科检查吧,你跟我进来吧,你老公可以去男科做个精子化验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个做检查的架子,那简直就是女人的噩梦,我哆哆嗦嗦的躺上去,听着她在那倒水,拿机械,那种声音让我非常的想上厕所,但我得忍着。。接着她不知把什么东西放进了我的下体,我觉得我下边越顶越大,我不由得叫了起来,那医生仿佛有点不耐烦了,她大声的说,叫什么啊,又不是小女孩了。。。

  不敢再叫,我只能死死的咬住嘴唇,紧紧的闭上眼睛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终于说可以了,起来吧。

  我摇晃着站起来,待我整理好衣服,阿程已经在外面等我了,他看着我苍白的脸,问我,没事吧,我摇了摇头,我问医生,怎么样,医生说只是给你做了个妇科检查,你长了两个宫颈口,你知道吗?我说我没检查过,不知道。然后她又说,等月经过去三天,来做个通水吧,看看输卵管有没有堵塞。我还想问什么,她已经让护士叫下一个了,我只得走了。

  我问阿程,你检查没什么问题吧,他说结果要半小时,现在差不多了,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

  结果检查阿程除了白细胞有点偏多,没什么问题,那就意味着我肯定有问题了,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。。

  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些日子,心里整天想着如果我不能生孩子怎么办,他会不会不要我了,我一个人怎么过,有时候甚至想找个几十岁的,有小孩的过一生算了,反正最好的,最坏的结果都让我给想一遍。

  好容易到了做检查的日子,我心想终于可以叛刑了,我一生的幸福与否就看这一结果了。真的不知道做通水那么的疼,肚子像来好朋友那种疼,我真的,当时那眼泪和汗水就顺着我的眼角,像断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流,当时想,就这样死了算了,一了百了。。。。

 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,结果显示我输卵管不通畅,医生问我有没有流产过,我摇了摇头,又问我有没有痛经,我点了点头说,从第一次来月经我就很痛,有时候甚至可以晕过去。医生说,那你怎么不看医生呢?我说,我妈说,结婚了有了小孩有好了。。

  医生摇了摇头,说,没事了,现在我给你做通了,回去一个月不要同房,这是药,吃了就行了。

  医生的话又给了我们希望,阿程很高兴,回去的路上,说为了庆祝我痊愈,去大吃一回。我们仿佛就看到了孩子在像我们招着小手,叫爸爸妈妈。。

  由于频繁的请假老板不批,阿程就让我辞职,说他养我。我的任务就是保养好身体。我听了很幸福,很感动。。。

  到了十月底的时候,姐姐突然打来电话,要我回家,说妈妈病了,阿程当时工作正忙,不能和我一起回去,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家,阿程说,他忙完这一个多月,拿了最后一笔奖金,就回家和我结婚,做明正言顺的夫妻,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别了。

  那些日子,我一边承受着思念的煎熬,一边幸福的等待,我每天都在为我的婚礼做准备,什么样的婚纱,什么样的发型,什么样的妆,我甚至都忘记我的病情了。

  直到有一天,我无意中上了阿程的QQ,刚上线就有一个人发过来信息,我看了看,心都凉了。

  那个QQ是个女孩的,看样子应该是昨天发的,她说,你真的会忘记我们的以前吗?她比我好吗?今天见了你,我心里很疼。。。。

  大概意思是这,原话我不记得了。其实关于阿程的以前,我也听他妈妈说过,那女孩是湖北的,个子比较矮,那时候阿程喜欢她,本来她反对,但是阿程是个拧脾气,没办法,由他去,谁知道那女孩和阿程谈的时候还在和阿程最好的哥们谈,阿程一气之下就分手了,然后那女孩就走了,没什么联系了。我以为他们真的没联系了,没想到,她们不但有联系,还在见面,我当时真的是可以用愤怒来形容,他打电话我不接,发信息我不回。

  到了晚上,他打我父母的电话,我爹妈不知情,叫我接电话,我一下子爆发了,我大哭着说,我不接,不接!我不要结婚了!不要。。。。

  我爸妈看我这样,也吓到了,他问阿程怎么回事,阿程说,我也不知道啊,昨天还好好的,我妈就问我,我刚开始只是哭不说话,我爸就骂我,有事就说,你妈病刚好,还想让她担心吗?

  我这才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实情,然后我妈就问阿程是不是这回事,阿程说,你误会了,是她来找的,我没理她。我冷笑道,男人有外遇都是这样说,你们男人就这么抢手啊!!然后抢过手机挂了电话。

  那天的事我现在还记忆犹新,第二次被欺骗,都是通过QQ的方式,我真的心灰意冷了,第二天我在床上睡了一天,我妈说什么我都不想听,我爸也只是叹气。

  到第三天的凌晨,听到有人叫我,我打开门一看是阿程,他竟然从上海回来了。他看上去很疲惫,看到我一把抱住了我,我感觉脖子凉凉的,他竟然哭了,他像孩子一样,求我不要不理他,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。我说,你怎么回来了? 他说,你不理我我还有心思上班吗?我回来像你解释。

  我一听他说解释气就又来了,我说有什么好解释的,我都看到了,他说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好好听我说。

  这时我妈出来了,她大概听到我们争吵了,她说我,囡囡(我小名),你让阿程进来,有什么话好好说,让人看到以为你们怎么了呢?

  进了屋,他向我爸妈道歉说,让你们担心了,我和那女孩以前是有过,可是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那天她通过我一哥们来找我,问我是不是要结婚了,我说是,然后她就在那哭,我让她回去她又不肯,我没办法了,后来让我哥们把她送回去了。

  看我不信,他说要不你打电话给我哥们,你又不是不认识他,你问问他是不是真的。我不接电话,也不说话,也停止了哭泣。后来,他突然跪下来了,拿出一小盒子,让我不要生气了,嫁给他,还说,当着爹妈的面,保证一生对我好。

  我还是不说话,他急了,打开盒子,拿出一戒指,要给我戴上,我其实从心里已经相信他了,所以没有反抗,他很开心,说你不生气了?

  婚礼定在2009年的元旦,结婚前我想再去医院做一次检查,就去了我们县的小医院。还是一样的要通水检查,谁知道我刚脱了裤子,那医生就问我要钱,我说我不是交过费了吗?她说,你给的不够,我说那我做完去补交行不,她说不行,这钱得给她。我突然明白了,她是想要红包,我没再说什么了,拿了二百块给她,她说算了,意思是还不够,我心里想,我做个通水不是才150么,你也太贪心了。。

  完事后,她说我输卵管通而不畅,她给做通了,我说怎么会这样呢,上次医生都说通了,她看了看我说,通了有可能再次堵塞。我一下子晕了,但也没想太多,通了就行吧。

  结婚的事情很多,他妈妈要照顾他妹妹,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们俩个去办的,订酒店,通知亲友,买家具家电,照婚纱照。直到入了洞房,我们累的都没心情爱爱了。

  婚后的日子平淡而幸福,我们谁也没在提过去的事。直到婚后的第12天,所有的宁静都打破了。那真是我一生中的噩梦,直到现在,想起那一天,还是会恐惧不已,那一天,死亡离我是那么的近。。。

  有一件事不得不提,结婚那天是我本来应该来月经的日子,可是一直没来,一个星期后,我们就用早早孕试纸测了一下,发现是中队长,我和阿程别提多开心了,但是为了保险,我们第二天去做了B超,医生说看到了一个小孕囊。证明是怀孕了,我们那个开心啊。通知了双方父母,大家也都为我们高兴。

  直到那一天,是阴历的27,马上就要过年了,26的那天我买了一点过年的东西给我妈送去,我们大家都很开心,妈妈知道我爱吃鸡珍,就专门做了鸡珍给我吃,我吃了很多,我爸还提醒我,不能吃太多,会消化不良的,我说没事,胃好着呢。

 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肚子有点不舒服,我想,真的会消化不良,早知道不吃那么多了。过了一会不是那么痛了,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,小肚子痛起来了,我想上个厕所也许会好点,谁知道我上完厕所竟然痛的站不起来了,我一下子倒在厕所里,我妈听到声音,以为我不小心滑倒了,心想我怀着孕呢,吓的不行。我说,妈我肚子痛,我妈以为我流产了,急忙要我爸爸送我去医院。

  刚开始我还是清醒的,我听到我妈妈在给阿程打电话,要他快点过来,后来慢慢的,我觉得好像不那么疼了,就是困的厉害,然后我就想睡觉,我妈一直叫我,不让我睡,我说,妈,我没事了,我困了,让我睡会吧。我妈说不能睡啊孩子,马上到医院了,别睡啊。

  就这样我一下清醒,一下迷糊,终天到了医院,阿程也正好赶到,他赶紧抱着我住医院跑。我当时迷迷糊糊听医生说,别是宫外孕吧,另一个医生说,不对啊,她子宫里有孕囊啊。后来一专家过来了,他看了看我的情况,然后往我肚子上抽了一针,结果抽出来的全是血,专家说,宫外孕,准备做手术。

  后来听阿程说,那会我已经迷糊了,医生掐我人中,扎我脚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,而我自己却是另一种感觉,我只是觉得像在做梦,梦里大家都在吵,不让我睡觉。

  但是后来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,我突然就清醒了,我也知道我得了宫外孕,生命很危险,我看着窗外摇晃的树枝想,我还能再看到吗?我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吗?想着想着我真的睡着了。

  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在病房了,手上输着血,阿程看我醒了,赶紧叫医生,医生过来说,醒来就好,二个小时之内别让她再睡着,不要吃东西,不要喝水,有什么问题叫医生。阿程点点头。

  醒来的我却不记得之前的事了,我脑子里只记得我躺在手术台上看树叶,我问我妈,我怎么了,我妈摇了摇头说没事了。我看他们都有事不告诉我,我知道我问他们也不会说,加上我真的很累了,就没再问下去。

  第二天,因为快过年了,家里很忙,妈妈回去了,阿程去送我妈妈的时候,医生来查房了,我问医生,我怎么了,医生说你知道你多危险吗?再晚来20分钟就没命了。不过还真没见过你这种情况的,子宫里有个孕囊,输卵管也有一个,唉,要不是出这事,说不定你怀的是双胞胎呢。要记得能动的时候多动下知道吗?就一条输卵管了,要是再堵了,你就不能再怀孕了。

  我一下子蒙了,我只有一条输卵管了?!

  这时候阿程回来了,我问阿程是不是真的,阿程没说话,我一下子接受不了,我疯狂的扯着手上的针,我不要治了,还有什么意义啊。阿程紧紧的抱住我,说囡囡,不要这样,我们还有机会的,你不是还有一边吗?我们还年轻,你不要放弃啊。我们抱在一起哭,直到我睡着。

  29的那天,爸爸来看我,坐车的时候,钱让小偷给偷去了,他很难过,不只是心疼那些钱,而是因为那些钱是要给我看病的,我很自责,爸爸妈妈那么大年纪了,还要为我操心,我真的是不孝。。我说爸,我想出院,明天就过年了,我不想在医院里过。我爸说能行吗?我去问问医生再说吧,我说好。

  不一会爸爸和医生一起过来了,医生说,你们想回家也行,毕竟过年了嘛,但回家的时候一定要照顾好病人,别吃刺激的东西。然后让阿程去办了手续。下床的时候,我坚持走到车上的,虽然很痛,但我不想再让我最爱的人为我担心了。

  回家后我掀开衣服,揭开纱布,我想看看伤口。那是我第一眼看伤口,很丑,伤口是上下的,缝了6针,平滑白净的小腹上突然多了一条丑陋的蜈蚣来,我不禁难过起来。阿程安慰我,医生说了,只要不吃姜啊,酱油啊,这些伤口是会长好的。到时候还是美美的囡囡。我笑了,你就会安慰我,到时候你嫌弃我,不要我了,我哭都没地哭去。阿程说,肯定有我不要你的那天啊。我听他这样说,伤心的不得了,那你现在就别要我了,咱们分手好了。阿程笑了,傻瓜,那一天就是我死的那天啊。。。我更急了,不要你胡说。。。快呸呸。。。。大过年的。

  回想到这里,我不禁又看了看我的肚子上的那条蜈蚣,它真的很淡了,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了,只是摸上去还是硬硬的感觉。我想,这个伤口不但只是在小肚子上,我有心里也有一条永远好不了的伤口。。。。

  那个年真的是我最痛苦的一年,别人欢欢喜喜过大年,而我连床都下不了。我一下子从天堂跌到地狱,而阿程倒看的很开,每天给我讲笑话,逗我开心,吃饭的时候他都是把饭送到床上,然后一口口喂我吃。我总是问他,如果以后我不能生孩子怎么办,他也总是像唐鹏一样,安慰我,不许胡说,一定会好的。现在看电视剧夫妻那些事,我总说他像唐鹏,他也总说我的性格特别像林君,有时候我们说的话,以及那口气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到底是年轻,我很快就恢复了,只是从此以后我就踏上了漫漫的求子路。而我的婆婆,我明显感觉她对我不一样了。我养伤的那段时间,医生告诉我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,不能吃海带和海鲜,可是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是海带炖白菜,或者炖豆腐。不过那时候我也不想吃肉也就没说什么,可是伤口受不了啊,化脓了。阿程有点生气,他问他妈妈,为什么不给囡囡炖点有营养的汤,天天吃这个,怎么恢复。你们猜他妈怎么说,她说这就是我们家最有营养的菜了。肉还要招待亲戚呢。阿程还想说什么,我赶紧拉住他说,我吃不下肉,这正好合我口味。后来去我妈那,我妈看着我那化脓的伤口,再看看消瘦的我,眼泪都出来了,但她什么都没说,只是忙着给我炖鸡汤,我记得那是我喝过的最美味的鸡汤。

  在这里要隆重介绍一下我婆婆,他她真的是个很极品的人。她每天最爱做的是事就是说人长道人短。我们村里人送她一外号,翻嘴。就是因为一句话她可以翻来覆去的说,最厉害的是,假如她正在说一句话,说到一半别人因为反对她的意思就把她的话打断了,可人家下半句能立马顺着别人的意思而改变,那衔接的真叫一完美无暇。因为她经常背后说人坏话,三天两头有人到我家来找她对质。我天生就是话比较少的人,我爸妈也都不是那样说人,所以突然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我真的接受不了。于是我经常回娘家,可人家倒不乐意了,说我还是娘家亲啊什么的,我跟想说,这不是费话吗?我怎么没看您把给你妈的同意分点给你婆婆呢?!

  那段时间因为看病,我的确发了不少钱,可大部分都是我爸妈给的,包括那次手术,费用全是我爸妈拿的,可到头来报销的钱全被我婆婆领了。着还不算,她天天指着我说,我不但把阿程他爸爸留给阿程的钱用完了,而且连他妹那份也用了。说的次数多了我烦了,我把我做手术以及后来看病的发票全都拿出来,我说,妈,这是所有的发票,一共是一万四千多,报销了将近三千,我妈拿了五千,我自己的钱是四千多,我请问,我用了您老多少钱?您要不会算,我帮您算。她当时那个脸色很不好看,但也没继续说什么了,我以为她不会再说了,谁知道几天后,我从我妈家回来,刚走到门口,还没开门,就听到她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我们的钱都被囡囡花完了,人家花钱抱孙子,我得到什么了。当时我在门外,眼泪哗的就下来了。

 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,暂停看病,继续挣钱。09年七月,我和阿程又回到了上海。刚去的时候真的穷的吃菜钱都没有,我一天两顿白面条,可我婆婆一打电话就问,什么时候发工资,别忘了寄回家,家里等着用钱。那段时间我真的特别上火,电话都不敢给我爸妈打,一打就想哭。连我爸病了都不知道。等我知道的时候,已经太晚太晚了。

  09年真的是我的灾难年,我失去了太多。刚到上海没多久,我就做了一梦,梦里牙疼的要命,还不停的掉,醒来的时候牙还在疼,我以为是上火,也没在意,三天后,也就是8月30号,夜里十一点多,我接到了我姐姐的电话,姐姐没说话就开始哭,我说怎么了姐,出什么事了?姐姐说,快回来吧,囡囡,爸不行了,医生说爸得了恶性淋巴癌。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,我说怎么可能,姐姐说,快回来,天一亮就回来,晚了就见不到了。。。。我不知道怎么挂断的电话,阿程问我什么事,我一把抱住他,说爸爸不行了,然后就一直哭,阿程说什么我都听不到了,一直哭到天亮。天一亮,我们就坐上了回家的客车。

  写到这,我不知不觉的已经泪流满面,我的爸爸,一个正直热情的退伍军人,他没享过一天的福。三岁的时候跟着奶奶改嫁给一个脾气不好的男人,不得已把姓都改了。后来奶奶又有了孩子,那男人就不愿意要爸爸了,爸爸只好跟着他的叔叔,也就是我小爷。那时候穷,人一穷就显得吝啬,加上小爷也有自己的四个孩子,所以爸爸就成了没人管没人问的孤儿。吃不饱穿不暖,后来爸爸又回到了他奶奶,也就是我的太奶奶那里,才得到了一点关爱。十八岁那年,为了吃饱饭爸爸去云南当了兵,这一呆就是八年。一直到和我妈妈定了亲才转业回家,用安家费盖了房子,才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

  爸爸是个言语很少的人,他很多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写写画画,虽然没读过书,但由于好学,在部队的时候学得一手好字。那时候奶奶和那个男人都相继去世了,爸爸还要照顾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,家里过的甚是贫苦。生我的时候,因为没钱找接生婆,由爸爸来接生的,由于不懂,没有把脐带系好,那血就顺着脐带往下流,由于包着被子,妈妈也没看到。只是奇怪这孩子怎么暖不热,直到血染透了被子妈妈才发现,赶紧把我放在怀里暖,这才缓过来。爸爸常说我的命大,以后一定有福气,要享小女儿的福,可是爸爸,如今女儿有能力照顾你们的时候你怎么就不在了呢!

  9月一号的凌晨,我回到家,然后向我婆婆借了10000块钱,很感激她,虽然不高兴,还是借给我了。然后坐上了去市医院的车,8点多的时候到达医院。还没到医院,我的眼泪就哗哗的流,阿程劝我,你这样咱爸会更难受的,到了病房别哭知道吗?我点了点头。

  爸爸的病房在23楼,我在电梯里稳定了一下情绪,但在我推开病房门的那一刹我还是哭了,那还是我走的时候那个健康的爸爸吗?他歪着头靠在床边,脸色腊黄腊黄的,闭着眼睛,因为消瘦的厉害,双颊已经明显的塌陷下去。我抱住爸爸,头放在他的胸口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。爸爸缓缓的睁开眼睛, 说闺女回来了?你看才上班还没挣到钱呢又回来了,爸爸没事,别哭哈,说着说着,他自己却哭起来了。

  我姐拉住我说,别哭了,你看爸都难受的哭了。我这才把情绪稳定下来。

  后来听姐姐说,当时医生说怀疑是淋巴癌的时候,爸爸就有数了,他当时就说,如果真是就别治了,人家中央的主持人罗京都治不好,咱也别浪费那个钱了。后来确诊是那病的时候我们都没敢和爸说,其实从确诊的第一天,医生就说,我爸是急性淋巴癌,百分之99。5的死亡率,看我们家庭条件也不好,就建议我们放弃治疗。但是我们怎么可能放弃,我们告诉医生,能延长一天是一天,多少钱我们去借也得治。

  爸爸在医院住了十天,那十天里医生几乎都没用什么药了,每天都是氧气和高蛋白来维持生命。他几乎时时都在发烧,一烧就是40度,衣服被子都汗透了,他不停的拍着朐口说烧的慌,我们只能不停的用水帮他擦朐口来降温。他难受的时候会死命抓着衣服说,让他死,让他解脱吧。

  其实我们何尝不难过呢,看着我爸爸难受的时候,我也想让爸爸走吧,对他也是一种解脱,可是一想再也看不到爸爸了,我的心揪着疼,我怎么能眼睁睁的让你走啊!

  第十天的时候,爸爸的身体开始浮肿,医生说这是快不行的了,如果他在医院去世的话,就要火化,我爸有可能再也看不到家了。我们这才准备把爸爸接回家。我爸一看要回家就什么都明白了,可是他还是很开心,那天他精神很好,不停的说着话,回忆着过去和妈妈的点点滴滴。他一样一样的交代我们,他还欠街东面修车的50块钱,他投的有保险,不在了这钱分一部分给妈妈,分一部分给我们姐妹。还说要我好好看病,如果没小孩的话别人会看不起,婆婆也会看不起你的。

  大概因为回到了家,我爸爸在家反而好多了,那时候我们病急乱投医,开始封建迷信,找了个神婆,神婆说我爸会好起来的,我们那时候真的看到了希望。

  9月13日那天,几天没好好吃东西的我爸,那天竟然吃了大半碗稀饭,还和我叔叔唠了会家常,那天因为爸爸的胳膊肿的实在厉害,输高蛋白的时候针头扎不进去,我爸也很痛,我就说今天别输了吧,明天好点再输,看我爸太痛了。然后那天就没输营养液。

  9月14日,就在我们对我爸的好转而感到高兴的时候,我爸突然就不行了,他死命的抓着墙壁,雪白的墙壁上留下深深的指甲印,10点30分的时候,爸爸的瞳孔开始放大,我摸摸爸爸的脉搏,已经没有了跳动的迹象,11点的时候,按照老家的规矩,爸爸被抬到了堂屋的稻草席上。11点30分,爸爸停止了呼吸,可怜的爸爸,他的双眼一直没有闭上,他大概也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吧。可是我们有什么办法呢,我恨不能代替你来受这个劫啊。。。。随着鞭炮响起,我亲爱的爸爸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终年56岁。

  九月十四日,爸爸走了,去了很远的天堂,那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,爸爸的双眼始终不肯闭上,我知道,他舍不得这个家,我哭了,哭得嗓子干哑,可爸爸却永远不回来了。

  给爸爸的信

  亲爱的爸爸,你在天堂还好吗?

  知道吗?你离开我们整整四十八天了!现在我总是会想起你躺在病床上的模样,那时你的绝望,你的不舍,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。女儿没本事,医院也没本事,看不好你的病。爸爸,知道吗?女儿好恨自己,恨自己无能,没让你享一天的福,甚至一次生日都没有给你过过,有时女儿会想,你怎么不把女儿带走呢?让女儿好好孝敬你,我知道,你是要我们好好照顾妈妈,放心吧,爸爸,女儿会用生命来爱妈妈的。

  -记得吗?爸爸,你给我买的那风筝,有八九年了吧,我还放着呢,但是我不敢看,因为我怕我会哭,还有,我临到上海时你给我的帆布包,还有电话本上你一笔一画写下的字,都那么的让我怀念。以前女儿常常笑话你写字时的姿态好笑,现在却再也看不到了。记得吗?爸爸,上次来上海是你把我送上车的,等车时让你先回去你还不肯,可四个月后,我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走。

  -爸爸,我好想哭啊!虽然埋葬你的时候我的眼泪已经哭干了。

  -爸爸,你百天时女儿恐怕回不去了,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你祈祷,希望你一路走好,来世我们还做父女!

  爸爸走了,我的生活重心就得转移到妈妈的身上,爸爸五七过后,我回了一趟上海,辞了工作,带着行李回到我妈的身边。要孩子的事也放在了一边。我守着妈妈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。直到我妈恢复开始出去工作,我才再次回到上海,那已经是2010年了,我开始努力工作,挣钱。三月份的时候,我接到我妈妈的电话,还没说话妈妈就先哭,我问她怎么了也不说,问急了就说想我了。后来给我姐打电话,我姐才告诉我实情。原来我婆婆和我姐的婆婆两人在一块说自己媳妇的坏话。我婆婆说,如果我两年之内要不了孩子,就让阿程和我离婚。然后我姐的婆婆也是个长舌妇,又把这话学给我妈听。我妈那会因为我爸的去世伤心过度,本来身体就不好,被我婆婆这一气血压一高就住院了。我也是个急性子,一听就急了,我打电话给阿程,我说你妈真行,要我们离婚呢,行啊,我如她老人家的愿,离就离!

  阿程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打电话给他妈妈,结果人家根本不承认这件事,要她对质也不去。后来阿程说,不管有没有这事,都过去了,我和囡囡就是这辈子都没孩子我也不会离开她的,你就死了这份心吧!虽然后来我们和好了,但是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件事,我和阿程不会幸福的,就算我们再相爱,可我们中间还隔着他妈妈,隔着一个得不到的孩子。

  婆婆被他儿子教育后一直窝着火,认为是我从中教唆,她老人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找了个男人再婚了,摆酒席的头天通知了阿程,并且说,以后不指望我和阿程给她养老,她靠那男人的女儿,叫真真,靠她养老,还说真真又懂事又漂亮,对她又好,将来就指真真了。我是被她气的无话可说了。

  这男人,阿程的后爸,我们这叫叔叔, 他是世界上另一个极品的男人,他和我的极品婆婆共同演绎了一个又一个极品神话。

  总之从那时候起,我就在想,我要和阿程离婚,让他找个能生孩子的女人,要不然怎么对的起他死去的爸爸和年迈的爷爷。刚开始,我说离婚,阿程以为我开玩笑,他说天底下谁离婚也轮不到我们,看看四周的亲戚朋友兄弟哥们,哪个有我们感情好。不就是没孩子吗?再说你又没到不能生的那一步,我们可以看病,试管,都不行的话我们收养一个,至于要离婚吗?

 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神情,那口气和唐鹏一模一样,我融化在他的誓言里,离婚的念头开始动摇,加上我在想,我还没努力怎么就知道生不了呢?说不定还有希望呢。于是我一直在坚持和放弃中纠结着。从手术后我从来没有真正的开心过。心里的结总是像团棉花,让我喘不过气。他对我越好我越觉得愧疚,看着他抱着别人的孩子玩的那么开心,我的心就像刀割的一样。

  随着他堂弟表弟的孩子降临,婆婆对我更加的不满意,但碍于阿程,而且我们也不大在家,所以她只是通过电话攻击。后来学会了发短信,又通过短信攻击。每次接她电话,无非就是谁家又生个胖小子,人家又怎么看不起她,嘲笑她没孙子,我怎么还没怀上等等。。。从那以后,她的电话我再也不敢接了。

  其实我心里又何尝不难受,我做梦都是孩子,在街上如果看到孕妇我都羡慕的不得了。无数个夜里,我捶着自己的肚子骂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,哭湿过无数次枕头,这些她根本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她只知道我不能带给她孙子,她就要收回自己的儿子。

  医生走后,阿程自责起来,我说没事,你又不是故意的,就罚你给我按摩头。虽说我嘴里说没事,可是疼起来的时候我还真的不想活了,脑袋上的筋都突出来了,头一跳一跳的疼。还不能吃东西,一吃就吐,加上胸口的疼痛,站起来都困难。

  那几天就像几年一样漫长,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去的。后来又做了几天的理疗,我才出院。开始了漫长的吃药求子之路。

  现在距做手术已经过去了4个月了,我吃的药估计都能开个小药店的。中药,西药,煎的,煮的,冲的,每天吃药比吃饭还多。更让人痛苦的是,有一种中药是长雌激素的,吃了会发胖。吃了两个月,没怎么吃过东西的我硬是整整的胖了7公斤,什么概念啊!腰明显的胖了一圈!还不能运动减肥,瑜珈也不能做。我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小蛮腰变水桶腰,痛苦啊!!!

  所以看到夫妻那些事中,林君因为雌激素而发愁的时候,我也是啊。我经常做梦梦到自己长了满脸的胡子,常常把自己吓醒,然后就拿镜子照,看看是不是长了胡子,感觉都有点神经衰弱了都。

  还好,二个月过后停止了中药,我的体重开始恢复正常,也没有长出胡子和体毛来,噩梦才开始消失。

  分离是为了团聚。。。

  今天是回家的第五天了,因为他不在的缘故,我却觉得像是五年。每天做什么都是无精打采的。

  今天上午去爸爸的墓地扫墓了,我没有流泪,因为我想让爸爸知道我过的很好,只是好想好想她。。。老房子里到处是灰尘,院子里到处是杂草,我一度怀疑会有蛇出没。妈妈和姐姐不禁感叹,这还是以前那个温馨快乐的家吗?

  一路碰到了好多旧邻居,有好心的,有无心的,还是恶意的问我,怎么还没有孩子,我都笑笑,时间没到。好心的便安慰我,你还小,有的是机会。无心的便不再言语,恶意的会说,都结婚那么多年了还时间没到,去看啊,我孙女都两个小孩了什么的。。。我心里很痛,可还是笑着说,有什么,我同学都还没结婚呢,我不想早早的成为家庭主妇。。。我的自尊让我选择了自欺欺人,谁不知道我的事啊/?!!

  阿程打电话让我多出去走走,可是一出去便看到邻居们或牵着,或抱着自己的小孩玩耍,我呢?自己一个人坐在老藤椅上,看着纷纷扬扬的梨花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其实想想,真的没劲。。。

  现在,所有的人都像放电影似的在我脑海闪过,有爸爸妈妈,姐姐,婆婆公公,邻居,曾经的同事,唯独没有阿程。。我不想去想他,我想要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挣脱对他的依赖。。

  十年生死两茫茫。 不思量,自难忘。 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 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 夜来幽梦忽还乡。 小轩窗,正梳妆。 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 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  我好累,真的想放弃了。。

  我已经提出离婚了,他没同意,目前正在僵持中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